原标题:瑞幸门店调整 宣判前的挣扎? 来源:北京商报网

  瑞幸承认财务造假40余天后,上个周末,先后有相悖的消息传出。其一是,截至5月12日的二季度,瑞幸咖啡在中国平均每天新开10家门店,门店总数达到6912家;另一则是,瑞幸咖啡又在北京市场开始收缩门店,预计关店80家。

  面对门店调整的消息,北京商报记者采访到瑞幸咖啡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受疫情等相关因素的影响,确实在进行正常的门店优化,对个别效益不好或客户覆盖重合的门店进行“关停并转”,同时持续新开门店,这也是公司门店战略调整的方向。

  对于瑞幸这一解释,市场并未买账,而是解读为公司等待造假裁决前的无奈挣扎。

  瑞幸现今的打法是先稳住阵脚,改变扩张策略。

  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北京市场多家瑞幸咖啡门店,目前的确存在多家门店正在装修的情况。值得注意的是,从瑞幸咖啡App上的网点分布图可见,门店选址多在学校附近、写字楼、商圈等人流集中的地区。

  一边正在“关停并转”,一边又有消息称开曼群岛和中国香港法院冻结瑞幸咖啡资产,限制其在两地注册实体之间的资产出售或转让。公开资料显示,瑞幸咖啡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总部设在中国厦门。开曼群岛母公司及其在中国香港注册的子公司与瑞幸咖啡在中国内地的运营实体有合同关系。

  关于资产转让限制,瑞幸咖啡相关负责人只回应“不知情,不予置评”。

  当下,财务造假仍在调查阶段,瑞幸咖啡股票依旧停牌。而CEO“下课”、高层“大换血”、持续补贴、门店“关停并转”这一系列动作显示出,瑞幸咖啡正为“自救”而挣扎。

  除了门店战略调整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事件发生后,瑞幸咖啡补贴行动并未完全停止。根据走访调查以及公司相关人员透露,瑞幸咖啡门店在风波前期经历了挤兑爆单,到目前订单已经稳定。同时,在瑞幸咖啡App上可见,饮品和食品正在5折出售。以拿铁为例,原价25元,现价13.75元。

  看似回归正常,实则暗流涌动。

  在人事变动方面,瑞幸咖啡不久前宣布,终止钱治亚和刘剑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运营官职务,董事会也已收到钱治亚与刘剑的辞职信。同时,瑞幸咖啡任命公司董事、高级副总裁郭谨一为代理首席执行官,任命曹文宝和吴刚为董事。另外,自内部调查开始以来,公司已将另外6名参与或知悉捏造交易的员工停职或休假。

  “新开门店应该是风波之前早已签好合同要开的,一般开店从签约、装修到开业会有一个周期,加之疫情影响下也会有所延后。”上海啡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东认为,如果门店“关停并转”可控,对大部分餐饮项目而言,一定比例的门店调整有利于发展。另外,对于新兴品牌来说, 烧钱模式是条捷径,金融人才在高层对任何项目都有好处,但比例一定要做控制。

  造假事件后,可看到瑞幸咖啡更多布局在自动贩卖机和自动咖啡机的投放上面,而这些投入显然远比开新店的投入要轻。

  王振东还判断,瑞幸咖啡仍然坚持大力度补贴,很可能是为了通过这种方式稳定订单量及门店经营,借此寻求好的“接盘侠”。

  一系列动作,是为了苦撑到宣判,还是等待接盘?不可忽视的是,瑞幸咖啡终逃不了美国证监会的行政执法和投资者的起诉。

  在浦干院经济学博士后刘安看来,如果造假的事件情节属实,瑞幸咖啡必然会遭到美国证监会的行政执法的天价监管罚单,包括从交易所退市也将难以避免,十有八九的后果将会导致公司破产。其次,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将面临着美国司法部所启动的《证券欺诈刑事调查和起诉》,或有牢狱之灾。

  北京新世纪跨国公司研究所副所长、全国企业合规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专家丁继华表示,目前公司在资金方面是一个难题:因承担的债务和法律诉讼的风险过大,投资者可能不再投资或接盘。同时,“造假”事件已经给瑞幸咖啡的形象造成极大负面影响,过往的烧钱模式已经不能支撑现在的运营。

  瑞幸咖啡部分资产其实还有一定价值,但后续发展的前提仍在于造假事件的了结。

  丁继华也表示,瑞幸咖啡日后发展不容乐观,很有可能寻求一个“接盘侠”,也可能更换新品牌,但这一系列都基于造假宣判尘埃落定。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国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